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偉哉,興韋!

 

(載〈蘋果日報〉2012年10月08日論壇版)

兩年多前,在拙文〈香港呢?〉中,介紹過一個陳姓的上海學生,到美國Bowdoin大學攻讀。因印象深刻,他後來與另外兩個同學合寫一書,英文書名是A True Liberal Arts Education。當時我譯作《真正的通識教育》。書後來在國內出版,用的名字不同。

外國人說,這本當譯作「自由教育」的。但名字在中國「不好說」,在國內就叫作素質教育。港、台叫通識教育。其實都不如「自由教育」貼合。嶺南稱作博雅教育,那是最好的名稱。中大的通識,英文明寫着General Education,不是Liberal Education,並非同一回事。差不多十年前,已談過這些問題。當然是言者諄諄了。

復旦的副校長去年演說,謂專科教育忽略了文化與道德思考,缺乏了人性的反省,使同學沒有了社會責任的承擔感。他該感到欣慶,因為中國第一所通才訓練式的博雅大學─興韋學院,在上海正式開課了。興韋的前身,是一所行將倒閉的工專,有接近一萬員生。一個在財經界的陳君把她購下,改成只收一千人的興韋。

陳君本人一九九三年在哈佛商學院畢業。他看到每年留洋的中國學生,有增無已。去年,光留美的就有近十六萬人。他就想,為甚麼我們不可以有自己的開明、博雅教育?於是,別開生面的設計來了。所有學生,前兩年都有「博雅式」的核心學程。後兩年要放洋:一年到落後地區,一年到先進地區。目的,在培養新一代的領袖。據說理念是這樣的:多元的世界在變。中國再不能滿足於大量製造生產。中國要有新的知識,要有創意,所以獨立思考和發揮創造力,極為重要。「同學得裝備自己,面對一個跟過去二十年完全不同的社會。」傳統教育模式,再不能滿足大學生的要求了。

一位蔣姓的研究人員,在哈佛費正清中心工作。他說中國的教育部和各大學,在面臨一個轉捩點:你要培養怎樣的公民,能面對明天的國家與世界?

固然,興韋,只是個起點;但長遠來看,也許是個偉大的頭一步。萬事起頭難。如果興韋能帶動全國,使各省各市都推廣自由的、開明的博雅教育,那就了不起。不光教育改觀,中國也改觀了。

偉哉,興韋!



 
Copyright © 2012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