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智者與愚人

 

(載〈蘋果日報〉2012年07月23日論壇版)

報章大字標題:劉翔傷患引起憂慮。那是頭條。

憂慮甚麼?他不能出賽。不出賽又如何?不行,因為他將無法重奪奧運金牌。先不說為追求金牌而競技是否有違體育精神,光看到網民竟然說,熬着傷也得拿下獎牌的論調,就值得反省。

參加比賽,取得勝利,是種光榮。要爭勝,也屬人之常情。問題在要付出甚麼代價。友朋說,深層次心理,是要發洩、要炫耀、要勝過西方。光是錢我比你多,那不足夠;送人上太空,也不足夠──雖然,已是超英趕美的一半以上了,美也快趕上了。這些,在世人面前,不易見光彩。奧運場上可不一樣。全球的鏡頭聚焦,集中在衝線後面的白人黑人,像告訴「列強」:我終於贏了。好像勝利是永恒的,光榮可以永久保留的,那付甚麼代價,都是值得的。

這心理欲望孰真孰假,我無法判斷。果真如此,我們就很難教育下一代。老師說「運動之目的,在參加而不在勝利」,說「勝不驕、敗不餒」才對,等等,都可能起不了作用。

追求「光榮」,不問「代價」。

為慶祝香港回歸十五周年,我們的歷史博物館展出秦代陶俑。題目是:一統天下──秦始皇帝的永恒國度。像告訴大家,秦俑的輝煌,盡在其中。

不是光榮──永恒的光榮,是甚麼?不是光榮──永恒的光榮,是甚麼?

在西安秦俑旁邊,有大片土地,地下文物還未出土,但專家已知道是甚麼。骷髏,包括掙扎逃命的。白骨纍纍,因為有一萬名不育的妃嬪,三千名造墓的工匠,全遭活埋在此。那三千人,該是全國精英,為了皇上的光榮──不只生前的,更是死後的,那真是「永恒國度」了──費盡心力智慧,蓋出如此陵墓,卻落得陪葬下場。千萬生靈的代價,為了一人的光榮,為甚麼?因為他們知道造墓的秘密。始皇的遺教:不可「洩露國家機密」。

也不只他一個:北京的明陵,夠你看的。那建築,也是墓成之後,墓門自動緊閉,裏面的工匠,一個也跑不出來。我們不也說,明陵是恢宏的王陵?

比起這些,孟姜女哭長城的故事,是不是「小兒科」了?

當然是「俱往矣」。可今天,使我們追求「光榮」而不問「代價」,我們是智者還是愚人?



 
Copyright © 2012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