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迂迴地走路

 

(載〈蘋果日報〉2012年01月30日論壇版)

在大馬發展法住文化十分成功的,要數霍韜晦。他最近發表長文,要我們重新審視自由與人權,因為,不是說自由和人權不好,而是兩者合撐起的民主政府,解決不了問題。更深層的困難,是因為始作俑者,是資本主義的興起,種下了問題的禍根。它讓人性貪婪發酵,但用自由與人權的名,使自己「合理化」。

好了,這兩柄利刃,現在是「舞過了頭」,製造了諸多災難,要靠政府來收拾敗局。社會安定,靠政府帶領。所以人需要「強勢」政府。但大家又擔心,怕失去自由,很矛盾。要解這個矛盾,我們得重新檢視自由與人權。成或敗,要看大家「有無覺醒」。言下之意,我們該增強政府權力,削減自由人權。

大馬的拿督張曉卿,發表「元旦獻詞」,呼籲中國人「追尋人權崛起」。他認為,主權是為了人權而立,而人權不是為了主權而立。(這點不敢肯定。)如果國家踐踏人權,她的主權有沒有合理基礎,當受質疑。(這點相當肯定。)

他問:當年蘇聯用國家名義,追尋共產主義社會的理想,結果是屠殺了多少自己的人民?對於以百萬計的、給送進鬼門關的老百姓來說,是人權重要還是主權重要?主權,當然是政府行使的。

他們兩位,都不是年輕人,都不會胡言亂語。一個認為人權不足,一個覺得人權過分。大家會怎樣取捨?

人權,不像代數,有具體公式可以計算的;而公式,沒有國界,不受意識形態左右。就不同法律制度下,也會有不同的內容。就理論說,它也沒有一個普世標準,全球公認的。我常說,能好好實踐民權,已很不錯了。縱使是民權吧,你也需要用自由和法治來支起它,否則任何權利都沒有保障的。

自由、法治、權利都要有,你又要有一套經濟制度來配合。假定說,社會主義可以配合的,那就用社會主義吧。老百姓不會理會你用甚麼主義,只要有自由法治權利就行。可歷史經驗,從沒有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人民享有那些東西。人性貪婪不見消失,官性貪婪大行其道。好,那甚麼主義也不要,就要好貓主義吧;又或者,不要主義,能解決問題就可以了。

話可以說得很動聽。可惜,人的智慧,追不上人的說話。我們見不到有自由的社會主義,也沒有不貪婪的資本主義。

也許,歷史就是這樣迂迴地走路。



 
Copyright © 2012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