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是驕傲還是悲哀?

 

(載〈蘋果日報〉2011年11月21日論壇版)

許知遠最近一篇文章,提到國內電視畫面上,看到小伊伊下地行走。全文末句是:「真不知,這一畫面是這個國家的驕傲,還是令人窒息的悲哀。」

不是要談許知遠,卻有極之類似的感想。事緣最近香港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

俗語的勝敗乃兵家常事;總談勝不驕,敗不餒,才是體育精神。從來沒有興趣討論人人可見的表面現象。但有方家發表長文,詳析選情,帶出另一種信息:大字標題說「香港勝選激勵北京,有利中國民主發展」。邏輯是這樣的:親北京的派系,在選舉中勝出,因此打破了北京的民主恐懼情結,不再懼怕議會政治。文中也提到其他,與本文無關,先不去說它。

是作者的看法還是北京的看法,不得而知;北京從來沒有說過甚麼。可信息背後的意識,卻十分不堪。

英國的工黨,法國德國的社會黨,葡萄牙意大利的共產黨,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勝出,司空見慣;說北京看不見,實在不可能。左翼黨派贏得民主選舉,有啥稀奇?那麼,「打破北京對民主政治的恐懼」,顯然不是因為甚麼派別的勝負,而是另有情由。情由不在派別的取向,而在「親北京」。就像說:你不必怕。看,你的人馬,在民主選舉的遊戲中,不也一樣成功?

正因為他「不怕」了,有可能願意「開放政權」了,會採用某類「選舉」了,所以你才得出那「有利中國民主發展」的結論。如果他還是怕呢?如果他沒有把握呢?反過來說,如果在民主遊戲中,勝出的不是「你的人馬」,你就不要民主了?那就「不利中國民主發展」了?

九十多年前的北京院校學生老師,喊出「德先生」的口號,是因為他們相信,民初的議會,會接受「五四人馬」,所以大聲疾呼,追求民主?讀讀陳獨秀和胡適在《新青年》上的文章,你也許覺得當年的「幼稚」,你不能不感到那時的真誠。追求民主,是因為你相信某種理念,不是因為你知道「你能贏」。全世界的民主制度下,沒有一個黨派是永遠贏的;今天你得勝,明天會輸掉。否則就不是公平選舉的民主了。

該文作者的用意,我不知道。如果這叫「利誘」,從實際角度看,也不見得會成功。你說,民主之利,正利在老百姓能選擇。這個概念,並不包括他們要「親甚麼人」。因為他們親我,我就給他們吧──這叫民主?

這樣的畫面,究竟是這個國家的驕傲,還是令人窒息的悲哀?你說呢?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