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雪上加霜而已

 

(載〈蘋果日報〉2011年11月07日論壇版)

費格森(N. Ferguson)是英國的名人,給哈佛大學請了去當教授。近年不只做學問,更在各大報章雜誌發表評論文章。還是不久以前,讀到一篇挺有意思的。大意謂今天電腦技術,一日千里,以前必須依某種規範來輸入的,現在不必了;因為,電腦把你儲進去的檔,當作圖像來「讀」的。所以,你怎樣寫沒有關係,在你說是文字的東西,在電腦說是點和線合成的圖;而圖,是可以隨便畫的。

他的結論是:電腦技術越形發達,人會變得越蠢!道理很簡單:人人依賴電腦,中小學生不再翻書,不再作文。慢慢的,你不懂得怎樣寫;可你不介意,因多數人與你無別。技術越高,人的文字文化越低:用羅馬字母的人,漸漸連串字能力都失去。

這叫杞人憂天?未必。馮智翔君就表達了異曲同工的擔心。他認為,蘋果的技術巨人逝世前,給世人帶來了一個「新世界」,卻料不到使一個舊世界「黯然而逝」。舊世界者,人用自己一雙手,「抒發感性的雅致符號」的世界也。也就是文字文化的世界。

馮君覺得,這一代國人的書寫能力,是場「大災難」。例子:九成以上中小學老師認為,今天學生「字醜」;筆畫錯、太潦草、欠整潔。也許屬實。問一句:今天的老師,報章雜誌的老編,寫稿的作家,有多少人還明白到「字乃文章衣冠」的?為人師表的,字不也一樣難看?小時候,還見有「衣冠不整,恕不招待」字句;今天,你見到嗎?

這已經積陋多時。根本上是態度問題。但技術倒真會使情況惡化。不必大學,中小學老師,很多要學生用電腦印出作業呈交。做學生的,從沒有「手到」功夫,如何會寫字?再者,今天的手寫板,你不必依筆順,它還是運作的,正因為電腦讀的,不是字,是圖像,是符號。學生求快,不一筆一筆的寫,反正印出來是一個一個的字,我何必端莊工整寫進去?

不過,馮君有一段發人深省的話,值得我們咀嚼:「漢字是中國文化的精神表徵,而書寫的過程是能觸發審美之情……每一個字體都有其獨特的組合意義及美態價值,學習及訓練字體寫得工整及正確,正是從最基本的進路去認識中國文化,去感受文字符號背後的思想內容。」

馮君沒錯。可我覺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自從小學不臨帖,中學不默書,我們就放棄了記字和寫字。電腦植字,雪上加霜而已。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