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為甚麼不可以?

 

(載〈蘋果日報〉2011年10月10日論壇版)

湖南省有一家「國企民營」的衞星電視公司,先前播出一系列名叫《快樂女聲》的節目。該節目前身,叫《超級女聲》,是個比賽安排;參賽者誰勝出,是給觀眾用手機打短訊到台,用投票決定的。當局不滿,叫停。

於是「超級」變成「快樂」。但全國各地觀眾還是很捧場,而《快樂女聲》仍然是個比賽節目。電視台就學乖了,限制只有現場觀眾才可參與投票,選出他們心中的優勝者。結果還是不行:節目給改為「家居工作的實際情報」。

宣佈停播,官方的理由是節目超時:有時播放時段超過預定的九十分鐘,而且不當在黃金時段播出。固然不會提到的理由,相信包括了節目「粉絲」眾多,搶了中央台黃金檔節目的鋒頭;表演者外表「不正當」:今年的優勝者像個男的;參與者臨時有諸多「未經審定」的「爆發」。

重慶在唱紅。中委會快要召開周年會議,主題和「社會主義文明的偉大發展與興盛」有關。領導班子明年要宣佈新領導層。當局當然不希望老百姓有歪念,以為可以學《快樂》一樣,用自己投票來選出優勝者。

在京的《經濟觀察家報》,在它自己的網站上,發表評論文章,認為當局最關注的,是《快樂》節目的觀眾投票問題。有人曾經在網上說:使我們能在中國的選舉上投票,就像《快樂》節目上一樣,我們一定會參選角逐。文章說,那樣的表達太「敏感」。

另一份《環球時報》,英文出版。意見相反。它認為主要問題在「粉絲」的「盲動」、「內定投票」等。它說該節目表示出「不民主的因素」,像「不守規則」、「合謀行騙」、「利益輸送」等,使整體變得不公平。

這讓我記起文革期間,一個化名 Simon Leys的澳洲學者,出版了轟動一時的《中國的陰影》,描寫了當年唱紅背後的黑色,像兩個中國。前不久,艾未未也在網上發表了長文,同樣說了兩面不同的北京。一個是萬紫千紅的:是個權力與金錢的世界;另一個,是小百姓感到孤立無援、絕望的世界,沒有司法公正和人民可信賴的世界。

當然,任何社會,都會有兩個世界。像我們的香港,不也一樣?但大家可以說出來,可以面對,可以想辦法彌縫,可以公開表達意見,可以用投票方式嘗試有秩序的改變,更不必說讓現場觀眾選出優勝者。

《快樂女聲》節目,我沒有看過。但現場觀眾投票選出優勝者,為甚麼不可以?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