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看他們祝賀美國國慶

 

(載〈蘋果日報〉2011年07月25日論壇版)

上文刊出,剛過了美國國慶日一星期。美國人一般把它叫作獨立日,都不是用獨立成功日算起,而是拿簽署《獨立宣言》當天作紀念。按其實,當天以前,衝突早爆發,只不過十三州的子民與朝廷,還沒有正式決裂而已。

倒不是要談美國國慶。今年當日,北京指摘美國無理干預南海問題,弄得很不和諧。多年來,官方直斥彼邦向外輸出民主,強要他人接受人權自由是甚麼「普世價值」,罔顧中國國情,等等。這類言論,大家耳熟能詳了。讓我在這裏報道另一類,總教人耳目一新的。

「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與怛惻,傑佛遜的博大與真誠……是他們使年輕的東方人知道了人的尊嚴,自由的寶貴……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上述三人),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

這是我寫的?殷海光寫的?都不是。它出自一九四三年七月四日的《新華日報》社論。也就是中共的官方立場。說是統戰立場也可,反正不是重慶的《中央日報》寫的。

當然,那是抗戰,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對象」的年代。「和諧」得不得了。那樣的頌辭,今天看起來,也難為情的。那樣寫,為了目的;文字,只是一種手段。不過是肉麻了一點,倒沒有故意歪曲。是祝賀盟邦國慶嘛。

再看另一段。

「美國的民主派領袖傑佛遜和傑克遜,美國民主黨的這兩個創造者,在他們的鬥爭中甚至被他們的政敵指為『共產主義者』和『赤化分子』」。那是個馬克思還未出生的年代。傑佛遜的政敵固然有,可從沒聽過那樣的指控。恕我寡聞,十八世紀何來赤化分子?

「美國窮木工的兒子林肯……他與馬克思所領導的美國共產主義者和歐洲共產主義者也是合作的……這樣,他就更有理由被當時的反動派指為『共產主義者』和『赤化分子』了,以至最後這些頑固分子竟然暗殺了他。」

馬克思在歐洲遙控南北戰爭?在劇院行刺林肯的,是個同情南方的人。讀美國歷史,從沒有聽說過,林肯的政敵,是因他屬「共產主義者」和「赤化分子」,所以刺殺他的。這樣說,不知是何所據而云言。美國的史學家見到此論,不知有何感想?

那是同報一年後的同日社論,也是為慶祝美國國慶發表的文章。文章結尾說:「民主的美國已經有了它的同伴……這是中國共產黨和其他民主勢力。」

看官,你道如何?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