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欲蓋彌彰
 

(載〈蘋果日報〉2011年05月16日論壇版)

中國派出代表團,到美京出席雙邊務實會議。面向媒體時,互相指摘一番,在所不免。面向別人的批評時,我們的刺蝟心理,表現淋漓。某外交官員,在場外接受電 視台訪問,說外人「幼稚」,因為他們看中國事「太簡單」。「中國是文明古國,歷史悠久,又人多地大,事情十分複雜」。所以「你總不能要她一下子變得完善, 總不能把中國事看得那麼簡單」。

有點冠冕堂皇。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埃及,也夠複雜的吧?我不知道,面對反對聲音時,他們為甚麼那麼笨,不曉得拿這套說詞,當作擋箭牌?莫不是,你歷史悠久,文明古遠,就可以不守協議?就可以不按牌理出牌?如果「國情複雜」,就可解釋一切,那你大概可以永遠解釋下去的。

要自辯 總當得體

無獨有偶。這兒有個大西洋彼岸的故事。事緣著名周報《經濟學人》前星期撰文批評「拘禁艾未未」事件。駐英使館人員立刻反擊,致函該報,提出反駁。

首先,英人評論,足見不尊重中國司法主權,意圖干涉內政。今艾君的藝術活動,不受限制;政府調查的,是懷疑他有經濟犯罪。這不涉人權,也不涉言論。

中國是法治不是人治,更不是少數統治。西方人以為她只要經濟不要政治改革,那跟理論與實際都不合。
在共產黨領導下,各級人大建立了更佳的民主與法治。黨內民主決策更進步,也再沒有終身制。

中國公民的權利與自由,受法律保障。他們有遷移和移民的自由,就業與留學的自由。中國有四億五千萬互聯網用戶,超過一億人有宗教信仰。(看,哪能不複雜?)一個國家的發展路向,得由該國人民自己按實際情況決定。(外人不得置喙。)任何嘗試製造不穩定的,中國人民都不歡迎。

中國與西方在民主與人權問題上的紛爭,應在平等互重的基礎上,建立對話。任何攻擊中國的人,當自問:誰在壓制他人來了?誰在製造衝突來了?

這是如實報道。

冷靜看看。除了首段,下面文字,跟艾事何關?一番辯解,只是自衞機杼的表現。要自辯,可以,總當得體。現在贅詞一大堆,徒增欲蓋彌彰之感。

要到哪一天,才真正和別人平起平坐?

(代郵:拙著《福樂的追求》已出版。各大書店有售。)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