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芝大的人文傳統
文:李歐梵 

禧文學舍的主持人鄧文正博士,在南京和蘇州講「芝加哥的人文教育傳統」,談到芝大當年由赫金斯 (Hutchins) 校長創立的「偉大經典」課程 (The Great Books),從柏拉圖到弗洛依德,應有盡有,所有本科生必修,在一百部經典中選其數本精讀之,當然教師 更是名重一時的教授和學者。

這個傳統早已衰落了,近年來被左翼學者批評為「 白種男人」寫的書,因此「政治不正確」。那麼,什麼才是「正確」的經典呢?或者乾脆廢除經典 (canon)?

我一向認為「經典」是經得起任何考驗的,甚至可以用批評的角度來細讀,在美任教多年,輪不到我教 「 白人經典」,卻教過多種「黃人」經典名著。為什麼我在返回香港後還要「重拾經典」,甚至樂此而不疲?(本專欄也以此為題) 原因之一是香港的年輕人對於中西經典通通勿識,甚至不知經典為何物,因此我也在通俗文化中重拾經典——— 譬如老電影。

我在芝大任教八年,也教過該校的「基本課程」之一——— 東亞文明。所謂「基本課」(Fundamentals)——— 如今取代了「偉大經典」課——— 就是一種人文思考的「基本功」,是通過精讀古今的幾位重要理論家的「基本」著作來達到人文教育的目的。在芝大幾乎個個本科生在「大三」之前就懂得馬克思、 韋伯、弗洛依德、和德默姆 (E . Durkheim) 的基本理論,甚至如數家珍。教過這種基本課的還有芝大的名教授、曾翻譯《西遊記》的余國藩,他原來也是研究宗教文學,特別是彌爾頓 (John Milton) 的名學者,更是「香港之子」。余教授在讀了鄧博士正在撰寫的一本探討亞里士多德學說的中文文稿不到數頁之後,就 來函向我稱許鄧博士是「芝加哥之子」!余教授早已名滿天下,但鄧博士依然在港默默無聞,否則本欄絕不會破例介紹他。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