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禧文學舍」的人文教育
文:李歐梵 

此次與我同行到內地講學的老友鄧文正博士,是芝加哥大學科班出身,攻讀西方古典政治哲學,花了十年苦功,得到博士學位。此次是他第一次在內地大學演講,盛況乃他生平所罕見。

鄧博士於六年前創辦「禧文學舍」,在銅鑼灣租一斗室,刻苦經營,為了實現他的人文教育的理想,開小班教學,與學生以英語或廣東話討論各種經典文章,當然也 收些許學費,以付房租和餬口。我也曾自願為他開班數次,不收報酬,但聽者大多是「資深」的成年人,大多事業有成,但卻深感人文修養的不足,所以前來聽課。 而鄧博士當年的理想卻是為了教育中學生,至今中學生絕無僅有。

如今香港的中學「通識教育」鬧得如火如荼,卻沒有任何官方或教育界人士向鄧博士請教。香港的中英文報館曾多次訪問他,甚至稱他為「通識教育之父」,但依然 門可羅雀,為什麼?我認為原因有二:一是鄧博士所服膺的一套教育理論與香港的教育制度背道而馳,屬於「另類」,因此無法———也不願———納入體制;二是 香港人(特別是學生家長)太勢利,認為這種人文教育沒有用,因為與中學會考無關,又非補習英文,所以不願浪費時間和學費。據在鄧博士之前,曾有人招搖撞 騙,成立補習班,保證將來可以考入英美名校,竟然有不少人上釣,怎知此公於收足學費後逃之夭夭!

人文教育本來就與賺錢或增值無關,它教學生如何作人,如何思考,如何閱讀有意義的經典文本。它甚至和「通識」無關,而通識教育也並非為了增進日常知識,更 非愛國愛民的「公民」課。南京東南大學為人文教育創了一個新名詞———「文化素質教育」———倒頗切合原來的意旨。香港學生的「文化素質」又如何?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