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 LIMITED 禧文學社
Unit D, 13/F,
Shing Lee Commercial Building
8 Wing Kut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MEA
 
 
別把語言只當工具
文:深圳商報記者何文琦

相關剪報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鄧文正和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李歐梵都曾在國外求學多年,是兩位對於中西方文化和 語言均有獨到研究的香港文化名人。在12月4日的物質生活書吧舉辦的一次關於語言學習與教育的講座上,兩人妙語連珠地與深圳的熱心聽眾做了大量交流。在當 前香港及內地熱門的語言學習和人文精神教育方面,他們一致認為:中英文等語言的學習如果只是當作一種技能掌握的話往往會事倍功半,真正人文內涵的培養不可 能是一日之功,素質教育和人文精神的培養是一件長久之計。

“英文是可俗可雅的東西”

在昨天的講座中,大家難得地見到了這兩位學養深厚的文化名人,談的主題卻是大家都很感興趣的語言學習問題。鄧文正表示:香港的英語教育開始得雖然早,現在 卻呈倒退之勢。新加坡已經追上來了,祖國大陸的英語學習之風也日盛。究其原因雖然多,但是態度問題是關鍵。香港人大多把學語言當作一個工具,這樣的效果當 然不會好。他認為,外語是一種有趣的東西,可以借之了解國外的東西。英語更是一種長遠的文化藝術,它可俗可雅,看你怎麼用。一般人只是把它當個工具,能夠 用於簡單交流就算了。可是如果你想追求更多的內涵,就必須學深一點,才能夠真正享受到英文的典雅之美。他還建議大家,除了英文以外再多學一門歐洲語言,了 解歐洲文化和文明,對於自己一定有好處。

李歐梵也表示,只有一種語言是很單調的,兩種語言的交匯其實是帶動了文化和反思的空間。如果你把英語只當作一個工具,反而會事倍功半,學了幾年之後它還是一個工具而已。

“我們都是唐吉訶德”

鄧文正一直致力於民間人文素質教育,他在香港開辦了一家別開生面的人文教育機構“禧文社”,以英語小班討論的方式為學生提供一種課堂外的另類教育。鄧文正表示:除了專業外別的什麼東西都不懂是很可悲的。要如何離開學校的課本,學到一些人文的、科學的、社會三方面的東西。

李歐梵同樣希望能夠做一些行之有益的努力來對香港的教育改革產生一點沖擊。他告訴大家,昨天還和鄧文正一起看了一個唐吉訶德的歌舞劇,“我們都是唐吉訶 德,就是要追求這種理想”。這位學貫中西的學者認為,現行的教育製度讓人多走很多彎路,所以一定要增加對於學生的另類教育,他主張生活就是教育。他認為深 圳大有希望,一個書城擠滿那麼多人,還要建一個更大的書城。希望深圳的教育能夠有一些新的氣象。

“傳承中國文化的底蘊”

李歐梵學貫中西,可是對於中華文化的傳承意志堅定。他表示,新加坡的一代華裔年輕人,至少有一半不說中國話,只肯說英語。這是整個新加坡華語教育的失敗, 也是功利主義的後果。他認為,中國文化為什麼會有傳承性,就是因為文化淵源根深蒂因。他是文化主義者,主張有了中華文化的傳承才能夠無往而不利。專業的英 文知識只能夠達到一定的程度,開始的時候我們需要這個程度,但是到了一定的階段,一定離不開雙語。

光學一點英語會話、英語基礎很簡單,可是鄧文正認為,這并不是真正學到了英語。真正的英語學習要能夠通過體會文學藝術的內涵,達到能夠閱讀和欣賞真正的文學作品,這才是語言教育的真義。



 
Copyright © 2011 MEA Limited | Designed by Web Page Templates